人生如賭博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人生如賭博

2014年07月14日

近期在電視上看得最多不是世界盃宣傳和精華片段,而是一個又一個的反賭波廣告,勸導青少人不要沉迷賭博,更不要買外圍波以身試法。正如其他政府廣告一樣,廣告說教氣息濃厚,不知有多少成效。

經濟學者觀點奇特,一向認為人其實無時無刻都在賭博,連最反對賭博的衛道之士都不能幸免。你中午到茶餐廳買一盒燒味飯,賭的是吃了不會食物中毒;你選擇不搭的士在鬧市步行半小時,賭的是沒有高空擲物或跳樓人士;你在街上亂拋垃圾,賭的是沒有食環署職員在附近埋伏。
從生活小事到人生大事,讀甚麼學位、做甚麼工作、找誰人結婚,都是一場又一場的賭博。
快要放榜的中六學生,將來在大學修讀某個學位,畢業前都不清楚知道行業將來的情況,今年的搶手科目可能明年不再馨香,政府又可能突然推出些甚麼新政策優待某些行業。霧裡看花作決定,不是賭博是甚麼?
最著名的一場人生賭博,來自十七世紀法國天才柏思卡(Blaise Pascal):不信神的話,若果神真的存在就要落地獄,損失龐大,但神不存在的話就能為所欲為過一生,有點得益;信神的話,若果神不存在的話就白白循規蹈矩過一生,有點損失,但神存在的話就能上天堂,得益龐大。柏思卡比較兩者的利害,認為乖乖信神是抵到爛的一場賭博。
令經濟學者疑惑的是為何愛好賭博的人,同時又會購買保險等安全措施?香港人好賭如命:六合彩、跑馬、足球不在話下,加上炒股票炒樓的勇悍,從屋邨主婦到政府高官,社會各階層都不亦樂乎。
同時,香港人又會買各式各樣的保險,從旅遊幾天的風險到身患危疾的憂慮,都想有個保障。賭博以小損失購買機會極微的大得益,是用錢增風險;保險以小損失避免機會極微的大損失,是用錢減風險。

對風險又愛又恨,兩種行為有點矛盾,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不容易解釋。六十多年前,經濟學大師佛利民和統計學傳奇人物沙華治為此現象提出過一套理論,引起過爭議,但到今天經濟學者仍找不到一個圓滿的答案,解釋不了人有時愛冒險、有時怕遇險的複雜行為。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