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基金旨在減成本而非增選擇

2014年9月22日

核心基金旨在減成本而非增選擇


每年白白唔見1000大元你會有幾肉痛?顧問報告指出,2011年強積金制度的受託人在執行行政程序時花了27億元,加上積金局每年近5億開支;單單只計行政費,香港300多萬名打工仔每人每年便要為強積金花掉約1000元。

這1000元,對有儲蓄習慣的打工仔來說,被強制投資高收費低回報的強積金,後果是減少其他低收費高回報的投資,一來一回想唔輸都難。對沒有投資習慣的打工仔來說,被「焗賭」沒有認識的基金,即使他朝一日退休可能會慶幸年輕時被焗賭,但為迫這批今天最手緊的打工仔儲錢,先要他們每年耗掉1000元行政費值得嗎?不值的話,增加強積金市場競爭就能為存戶每年從鹹水海中拾回這1000元?

競爭難消除找尋及監管成本

監管過度,不但令基金營運成本上升而害了打工仔,積金局職員成本及其他開支去年亦花了納稅人4.8億。只憂還未成立的老年金未來幾十年後爆煲,卻不怕強積金行政費過去十數年來每年幾十億幾十億掉入鹹水海。強制性公積金的「強」和「制」,「強」是強迫沒有投資基金經驗的人買基金而衍生出來的「找尋成本」(search costs),「制」則是監管制度下愈滾愈大的「監管成本」(regulatory costs)。這兩種成本都是迷信強制儲蓄必比隨收隨支優勝的人不應漠視的。十年多溫水煮蛙,積金局不認不認還須認,先後在兩年前推出半自由行和最近諮詢核心基金。

推出強積金半自由行前,政府財金官員說基金公司收費有好大減費空間,半自由行實施令市民多一個選擇。推出半自由行後,財金官員又表示強積金改革不能只靠半自由行,最直接的方法是推出核心基金並規管收費,整體管理費便會隨着核心基金規模愈滾愈大下跌。而由受託人各自推出核心基金,更可引起市場競爭,透過不斷優化改善營運及回報率。

請緊記,市場無本事亦沒有想過要全民買基金。迷信「更多選擇」,只會漠視現實世界需求方面的「找尋成本」;更多「規管收費」,供應方面的「監管成本」又怎能不節節上升?一般來說,市場競爭的好處是能迫使壟斷者減價。但要知道強積金從來不是市場競爭下的產物,向對基金沒有認識的市民提供多一個選擇,他們的找尋成本便會高一點。而強迫基金受託人提供多一種選擇,受託人的行政成本和積金局的監管成本便又再高一點。說過了,本港現時一共有15個強積金受託人為打工仔提供逾500種基金選擇。找尋和監管成本,不是在監管下競爭能夠徹底消除的。反之,監管成本的始作俑者根本就是積金局。

競投經營劃一核心基金有望降低成本

董事酬金年逾2000萬的積金局建議引入收費不高於0.75%的「核心基金」,期望有助拉低各基金收費水平的出發點值得欣賞。要減低強積金的找尋和監管成本,簡單劃一的預設基金本來是個不錯的提議。但《為強積金成員提供更佳投資方案》諮詢文件中,未有詳細解釋如何迫使受託人減價。我第一個不明白的是,假如能夠輕易規管受託人從目前平均1.69%的基金開支比率大幅降低收費至0.75%,還需要搞什麼半自由行或核心基金?

我第二個不明白的是,為何要受託人各自推出核心基金?受託人各自推出核心基金的話,又如何令核心基金規模愈滾愈大?積金局的專家都應該比我清楚,強積金收費貴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制度規模比其他地方小,要所有受託人各自推出受監管的核心基金,沒有投資基金經驗的打工仔更加唔知點揀之餘,後果只會是被監管的業界行政費再創新高,而負責監管的積金局為執行其更繁瑣的工作所需要的民脂民膏亦只會更上一層樓。一個令所有受託人和積金局行政成本上升的核心基金,又怎樣使基金收費下跌呢?

關於核心基金的公眾諮詢月底便結束,傳媒報道各界對核心基金執行及營運模式意見紛紜:工會及部分業界提議所有基金集中為一由政府營運,政府卻表明不會參與營運。工聯會的鄧家彪議員是要求設立公共受託人的倡議者之一,他認為現有制度的其中一個問題是「基金過多」。我一向認為,經濟學理論上的excessive product diversity是空中樓閣,例外的時候是在監管下產品過多造成監管費用高昂。難得有同意工聯會的時候,要競爭又要減低行政及監管成本,政府可考慮由市場上的受託人以競投方式爭取經營一個劃一的核心基金。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