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回報的投資 (投資教育.三之一)


2012年12月10日
徐家健 經濟3.0


自二次大戰後至今,投資房屋的回報率每年平均只有大概0.5%,比政府長期債券的2%還要低,這要多得幾年前的次按危機;同期投資黃金的回報比買政府債券亦好不了多少,企業債券的回報率較為好一點,約有3%。股票呢?每年平均回報率差不多有7%。

說過了,投資房屋與買股票不同,其中一個原因是房屋本身也是消費品。香港樓市可能有點發神經──「癲價」主要是拜政府的土地和樓市政策所賜。投資風險要有回報,這是老生常談,我不清楚香港回報相對較高的房地產投資,有多少與政策風險有關。要留意的是,長期供應不足只能解釋「樓價高」的情況;樓貴,不等於投資房屋的回報高,如果樓是「貴買貴賣」,是不會加劇貧富懸殊的。這個大問題,還是留待我們的樓市專家曾教授向大家分析。今天想討論的是回報率可能比買股票還要高的投資。

書中自有黃金屋

家長們請留意,過去60年間,在美國讀大學的回報率每年平均超過15%,是股票投資回報率的一倍有多!15%的高回報是怎樣計算出來的呢?今天在美國多讀一年書,工資大概會上調近一成;完成四年大學的人,起薪點比中學畢業的高出大概7000多港元。這個所謂「大學溢酬」(college wage premium)還會隨年紀和經驗擴大:到了50歲,有大學學位的和只完成中學課程的僱員,月薪差距可達3萬多元。假設22歲開始工作至64歲退休,以年利率5厘折現,大學學位就帶來了接近350萬元的額外收入。

讀大學當然有成本,學費平均每年10萬元,加上四年放棄工作的收入,折現後約共70萬元,遠遠低於大學學位就帶來的經濟收益。應用這些數據推算出來的內部回報率(internal rate of return),超過15%。

「大學溢酬」使上大學的經濟回報,遠遠拋離大概只有6%的「股票溢價」(equity premium)。長線投資風險難免,投資在個人的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 investment),更是一生一世不容易轉售的。雖然累進的入息稅將削減大學後工資的回報,但近年一般低學歷工人要面對較高的失業風險,股票投資亦要付資本增值稅。況且,上大學的回報還有「書中自有顏如玉」:「竹門對竹門」的婚姻今天在美國不是看家底,是看學歷。高學歷的父母亦容易培育健康好學的下一代。

中港大學溢酬與貧富差異

美國的貧富差異,與上世紀80年代始不斷上漲的「大學溢酬」有關。貧富差異對經濟影響有好有壞,如果貧富差異是因為人力資本投資回報高,這意味着整體經濟生產力提升。市場透過「大學溢酬」鼓勵人力資本的投資,長遠有助低收入家庭脫貧。「佔領華爾街」行動中聲稱代表着「99%」的參與者,會否知道其餘的1%裏,為數不少是透過持續努力進修的醫生和律師?我雖然未有資格成為這1%,但我不喜歡這樣地「被代表」。

我沒有仔細研究香港的「大學溢酬」情況,但數年前看過一篇相關研究,談及香港跟美國相似的地方。自80年代初,社會對高學歷人才需求不斷增加,製造業外判到中國,對香港經濟的影響不可能比對美國少【註1】。另一方面,我認為,收入增長亦提高了醫療、金融和保險等服務業的需求,如果香港工資差距擴大,主要是由於對人才需求的不斷增加,這對整體社會來說是好事一樁:年輕人只要努力讀書增進知識,總有出頭的一天。

不過,最近看到幾位清華及中大學者發表的研究報告,他們比較了逾千對中國城市居住的雙胞胎。與電影「The Double Life of Veronique」的兩生花有點不同,以雙胞胎作比較不但確保了他們擁有一樣的天賦,更共享了相似的成長環境。比較後發現,多讀一年書的,工資增幅不達4%,即不到美國和其他先進國家的一半【註2】。

內地貧富不均的問題不比美國或香港的輕微,為什麼內地上學讀書的經濟回報竟會低至此呢?明天再談。

註1:Hsieh, Chang-Tai and Keong T. Woo. ”The Impact of Outsourcing to China on Hong Kong's Labor Marke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95(5), December 2005:1673-1687.

註2:Li, Hongbin, Pak Wai Liu, and Junsen Zhang. ”Estimating Returns to Education using Twins in Urban China.”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97(2), March 2012: 494-504.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