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的Bootleggers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政改的Bootleggers

2014年10月27日

我居住的美國南部,多年來法例規定商店餐廳周日一律不准賣酒。周日不賣酒的例子,啟發了同事揚德爾(Bruce Yandle)發明了著名的 「私酒商人與浸會教徒理論」(Bootleggers and Baptists Theory)。這套理論的其中一個含意,我認為與香港當前的政改問題有關。

周日不賣酒,固然有身為Baptists的虔誠教徒支持。教徒基於宗教理由主張禁酒,非教徒未必同意,但尚可理解。然而,這裏帶出兩個問題:其一,教徒人數未必是大多數,單憑教會的政治影響力未必能左右禁賣政策;其二,為甚麼只禁賣唔索性禁飲?

禁賣唔禁飲,執行禁飲是個難題。但除此之外,揚德爾認為支持政策還另有其人。此人樂見商店餐廳禁賣,卻不願酒客禁飲。Bootleggers作為私酒商人,背後支持政府增加規管來減少合法賣酒商人與其競爭。周日酒精禁賣唔禁飲,私酒商人可做其獨市生意去也!「私酒商人與浸會教徒理論」的邏輯,便是一些熱衷於保障「公眾利益」的團體希望推行某種管制時,有時會與個別只為個人私利的商家暗中合作起來,支持增加規管減少競爭的公共政策。

揚德爾有興趣的,不只是周日不賣酒。美國的《清潔空氣法例》,規定所有新建煤電廠通通要安裝昂貴的脫硫裝置處理廢氣。政治上得益者,明的有環保團體成功爭取,暗的除舊電廠保住既得利潤,還有東岸高硫煤的煤礦工人保住飯碗。但這樣的環保政策,不但令發電成本上升市民焗捱貴電,而被迫安裝廢氣處理器的新建煤電廠棄用市場上的低硫煤對環保益處亦不大。

今日我有興趣的,亦不是香港環保政策。關於政改,北京要保障「國家安全」,我們再不同意亦須嘗試理解。自人大落閘,不少爭普選的市民矛頭直指北京,部分學生到今天還堅持要求人大常委會撤回政改決定。然而,政改問題真的只有「浸會教徒」而沒有「私酒商人」嗎?反佔中賺維穩費信不信由你,口裏嚷着「香港問題香港解決」的人又為何一直放過功能組別這些本地既得利益團體?功能組別是否「私酒商人」,聽聽功能組別議員怎樣回應以個人票取代公司票的建議:「可以郁,我都可唔鍾意郁。」

所謂「政治問題政治解決」,長遠來說爭普選的人要想想怎樣說服北京港人要的真普選不會危害國家安全,更要思考如何迫使本地四大界別的政治既得利益者唔鍾意郁都要郁。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