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策快慢豈是制度優劣指標?

2015年1月6日

決策快慢豈是制度優劣指標?


民主是否很重要?這裏一個延伸的問題是:民主能否促進經濟,改善民生?徐家健和曾國平說過,學界對此的最大共識是:民主對經濟的影響不大,民主與不民主的最大分別在於獨裁國家軍費開支較大,傳媒審查、政治打壓及死刑亦較普遍。

不過,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三十多年,經濟增長縱然水份不少,但成績總算有目共睹,很多人於是認為獨裁(或不民主)國家在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上擁有優勢,其中一個優勢是決策的速度。支持該論點的人會說:「你看大陸築橋修路效率有多高?相反香港連覓地起樓都有人上街反對。」上星期有兩宗分別在香港和大陸發生的有關交通擠塞的新聞,正好反映了在這方面中港之間的分別。

中港執行速度有差別

第一宗是深圳政府在上周一突然宣布推出的新車限購令。由2014年年初起,一直有傳聞指深圳擬仿效北京和上海等地推出汽車限購令,但去年1月深圳市市長許勤出席廣東省人大會議時還言之鑿鑿「絕對不會搞突然襲擊」,不過市政府卻在2014年即將完結的上周一(29日)下午5時40分,突然發布機動車限購新措施,並差不多即時生效。

第二宗是香港的交通諮詢委員會早前受政府委託研究交通擠塞的問題。在經過9個月的研究後,上周發表了一份報告,提出了12項措施以紓緩交通擠塞的問題,當中包括增加私家車首次登記稅15%及加牌費80%;並建議加強執法(例如取消向司機作出口頭警告),加交通違例定額罰款至少40%;以及增加路邊咪錶收費及引入電子道路收費等。

上述兩宗新聞正好反映中港兩地政策執行的差異。在解決交通擠塞以及空氣污染方面,中港兩地政府都可能決心十足,但兩地的決策速度可說是天淵之別。不過政策落實的速度高又是否代表成效一樣的高﹖

要政策落實速度高,一定不能太顧及反對聲音,最好做到在出台前毫無先兆。要這樣做有時需要在言之鑿鑿說明「絕不會搞突然襲擊」後出爾反爾,這種「中國速度」所帶來的後果,除了要動用軍警拉閘封舖,阻止民眾在限購令生效後進行交易之外,更重要的是進一步加強民眾對政府「言而無信」的印象。

不難想像,一個「言而無信」的政府在施政上的難度有多大?香港人近年應該對此有一些體會。

香港對大陸重要性不再?

另外,沒有由下而上有系統的諮詢,有時會對其他同樣可行的政策有所忽略。以這次深圳的限購令來說,到底深圳市政府在決定實施限購令之前有否考慮其他如電子道路收費等可行措施?在解決繁忙時間市中心的交通擠塞問題,到底是限購令還是電子道路收費更為有效?在沒有充分諮詢和研究的情況下二擇其一,與在賭場買大細的分別可能不大。

經常都有言論指香港對大陸的重要性已今非昔比。當然,單純以一些經濟指標看,香港對大陸來說形如雞肋,科大教授雷鼎鳴已不只一次指出,香港的GDP佔全國比例,由1990年代初的約25%大幅下降至近年的3%左右。沒錯,大陸政府的決策速度十分高,但在很多其他方面的速度仍然是追不上:世界銀行的研究發現在中港兩地成立一間新公司的時間可以相差超過十倍【註】!我想說的是,有一些制度上的優劣是GDP所不能反映出來的。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註:http://www.doingbusiness.org/data/exploretopics/starting-a-busines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