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呼吸共燒炭?

2015年3月10日

同呼吸共燒炭?


一年前左右,環保局游說市民向內地買電時問:根據國家規劃,向前看,內地電業長遠發展只會愈來愈靚、愈來愈正,我們什麼時候才考慮與內地聯網? 我答:至少等到內地的空氣質素和供電可靠度追得上香港。之後,環保局在諮詢期內收到了逾八萬份意見書,據說政府現正就我們的意見進行分析,並會在檢討電力市場的未來發展時一併考慮。

既然一併考慮,我提議不如把內地新聞工作者柴靜最近的紀錄片《柴靜霧霾調查:穹頂之下》也一併考慮。柴靜以「同呼吸共命運」為題在短短48小時內吸引了超過兩億觀眾收看。但又在短短幾日,有傳宣傳部門要求新聞媒體不要發布有關《穹頂之下》的報道,人民網和新華網等官媒亦開始撤下視頻及刪除相關文章。

柴靜在片中說「呼吸是沒有辦法選擇,也沒有辦法逃避」。香港好在還算有得揀。昨天,我花了1小時38分58秒看完整套紀錄片。今日,我懇請提問「我們什麼時候才考慮與內地聯網」的高官及支持向內地買電的環團,跟二億多同胞和我一起了解內地環境污染實況。

與霧霾的私人恩怨

說過了,我不是針對內地企業。買東西,求的是平、靚、正。同理,柴靜更不應與內地企業有仇。做調查,為的是解決她跟霧霾之間的一場私人恩怨。

作為一位剛出生便被診斷患有腫瘤的孩子的母親,柴靜對空氣污染問題份外關心是不難理解的。紀錄片中,柴靜問霧霾是什麼? 答案是一些空氣中懸浮的直徑小於2.5微米的細顆粒物。向PM2.5宣戰,是一場看不到敵人的戰爭。

中國的PM2.5,過半來自燃煤燃油。但正如紀錄片中解釋,煤本身並不一定意味着髒。在內地,燃煤卻出了四大問題:(一)消耗大;(二)劣質;(三)缺乏清潔;(四)排放缺乏控制。

首先,以為向內地買電更環保的人請留意,到今天內地電力市場仍超過七成依賴煤電,比例較香港的一半左右還要高。在2013年,全國燒了一共36億噸煤,比全世界所有其他國家加起來燒的還要多。當煤愈燒愈多,好煤便會燒得愈來愈少。換句話,劣質的煤炭就會燒得愈來愈多。內地愈燒愈多的褐煤,是年輕的煤。由於煤化程度低,燒的時候有近半變成黑灰飄於空中。但其實只要把煤先清潔,使用時是可以大大減少污染的。偏偏在中國,超過一半的煤是未經洗淨便使用。最後是排放控制,重溫一年前我引用過全國工商聯環境服務業商會會長文一波對污染問題的憂慮吧:「很多污染治理設施或閒置不用或間歇運行,形同虛設,完全實現不了污染物達標排放要求。」

同樣,內地燃油產生的空氣污染問題,除了是經濟發展之下汽車數量激增,亦因為國企壟斷制度之下油品標準低。內地的環境污染問題,除了是發展問題,亦是制度問題。

「APEC藍」的代價

柴靜最後問道:「如果我們想要留住『APEC 藍』的話我們要付出多大代價嗎?」中科院的專家這樣回答:「簡單地說我們要減掉一半以上的污染物,才可能得到藍天。」另一邊廂,中國總理李克強最近亦向環境污染問題宣戰:「環境污染是民生之患,民心之痛,要鐵腕治理。」要鐵腕治理,社會需要付出多大的經濟代價呢?

要準確量度空氣污染對民生經濟造成的影響不易。參考美國的經濟研究,上世紀的《清潔空氣法例》 (Clean Air Act)令總懸浮粒子在一些地區下降了超過一成。這只一成多的空氣質素改善,15年來卻已令受影響地區失去了近60萬個職位及逾700億美元的工業生產。較近期的研究更發現,向空氣污染宣戰令受影響工業的生產力下跌約2.6%,當中還未計算因法例而倒閉的工廠。把鐵腕治理下工廠倒閉的損失一起考慮,受影響工業的生產力下跌增至4.8%,即每年經濟損失超過20億美元。

不要誤會,我絕對支持國家向環境污染問題宣戰。然而,這場仗應怎樣打,要付出多大的經濟代價,在今天增長已開始放緩的中國是非常重要的考慮。但可以肯定的,是向內地買電只會加重國家解決環境污染問題的負擔。

同呼吸是沒有選擇餘地,共燒炭卻並非沒有得揀。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