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咁大個4500億隨街跳?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有咁大個4500億隨街跳?
2015年03月26日

根據滙豐銀行所做的顧問報告顯示,機場第三條跑道(三跑)是一項蝕本生意。幾日前機管局行政總裁(CEO)林天福卻引述該顧問報告,指三跑可為香港帶來額外4,500億元經濟效益。

CEO引述的報告,應該是由顧問公司Enright,Scott & Associates(ESA)撰寫。不過,4,500億元的額外經濟效益,其實不是ESA估算的三跑經濟現值。ESA估算三跑經濟淨現值是9,120億元,比引述的高出一倍有多!

林天福並非扮謙虛,更不是唔知價。CEO口中的4,500億元的額外經濟效益,應該是ESA報告中「三跑方案」,比「雙跑方案」高出的經濟效益。據ESA幾年前的估算,雙跑經濟淨現值是4,320億元,比三跑足足少了4,800億元。現在三跑造價上調數百億元,加上物價等其他修正,於是得出來今天「額外4,500億元經濟效益」,這個蛤乸咁大隻嘅天文數字。有咁大個隻4,500億元隨街跳嗎?說過了,估算其實是從2012年估到2061年。而估算兩個方案的經濟淨現值,原來是比較「乜都唔使做」的現狀(Status Quo Situation)。跨越2047年的50年不變估算,加上坐定定喺度嘅現狀,叫我要幫「額外4,500億元經濟效益」這隻大蛤乸「解解毒」。

解毒一,是折現率的高低,對50年間的經濟效益多少舉足輕重。會計界常用的「企業平均資金成本」(WACC),分分鐘係雙位數字。至於4%折現率,會計界朋友話「喪心病狂嘅行家都做唔出」;4%折現率,卻是港府估算所有機建工程現值的一貫做法。須知道企業跟政府所用的折現率,未必能夠一概而論。我想強調的是,採用低折現率(如香港、英國、德國)或高折現率(如美國、加拿大、澳洲)對「三跑」和「雙跑」二揀一的選擇影響深遠。舉個例子,即使照足ESA的預測,只把港府慣用的4%折現率,換上加拿大沿用多年的10%(10%也是滙豐估算機管局的 WACC),額外4,500億元的經濟效益會馬上跌剩幾百億元。幾百億元當然也不是一個小數目,但把空域及環保等有關風險一併作考慮時,雙跑方案不再是個陪跑方案。

解毒二,是當到了跑道容量飽和時,仍乜都唔使做的「現狀」是個蠢到死的現狀。道路容量飽和的後果是塞車,解決塞車的方法除了是加建道路,還有電子道路收費。同理,即使機場不擴建,跑道容量飽和時,機管局仍可按不同時段跑道、不同擠塞情況以提高著陸和停泊等收費。以市場價格代替先到先得,不少外地機場採用congestion pricing和slot trading等方法,減低航班延誤帶來的租值消散。而透過市價來提升經濟效益,是愈擠塞,得益便愈高。假如雙跑並非陪跑,一旦容許以價格更有效分配跑道使用,雙跑的經濟效益會馬上跑贏三跑。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逢周一至周五刊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