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南克論低息現象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伯南克論低息現象

2015年04月02日

美國聯儲局前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學而優則仕,仕途完結後,未見歸園田居,反而回到學術,在美國一個著名智庫作駐場學者,繼續留在華府指點江山。

當聯儲局主席,一句說話足可以翻天覆地,所以在位者皆言論謹慎,常以內容空洞的話語跟大家耍太極。

現在伯南克不在其位,說話自由得多,近日更追上時代成了博客。伯南克是研究貨幣政策的專家,加上多年的政策經驗,博客應該甚有看頭。

伯南克的第一篇博客文章,討論的正是我早前曾提過的現象:為甚麼全世界的利率大都偏低,並且近乎零,甚至是負數?

我的答案,是從現金的用途,和儲存成本的角度來看,解釋利率為何衝破零的關口。伯南克的答案角度不同,兼且有點深,用上了均衡實質利率(equilibrium real interest rate)的概念。

是這樣的,像工資一樣,利率也分為名義(nominal)和實質(real)兩種,前者包含通脹或其預期,後者則沒有。

舉一個例子,我借錢給你收十厘利息,但我預料通脹有百分之五,那十厘息之中,有5厘是因通脹而來,剩下的5厘才是我真正賺回來的購買力。

那均衡實質利率又是如何決定的?

若果一個經濟增長快、充滿投資的好機會,到處有回報高的發達方法(開舖頭、買電腦、更新器材、研發新產品等等),那實質利率就會偏高;若果一個經濟增長呆滯、沒有甚麼吸引的投資機會,只有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那實質利率就會偏低。

至於中央銀行的職責,就是利用貨幣政策,將短期名義利率調節至接近均衡的水平。今天的利率普遍偏低,除了因為通脹近乎零,亦由於全球經濟發展呆滯,連均衡實質利率也給拉下去。

這個講法有點爭議性:均衡實質利率是個理論概念,不能直接觀察得到,極其量只能用統計方法推算出來,就像何謂「合理」的失業率一樣,是太高還是太低,到頭來可能得個講字。

就當均衡實質利率可以準確計算,伯南克的討論亦帶出了兩個不易解答的問題:哪些因素導致全球缺乏投資的好機會?這是個短期還是長期的現象?

伯南克是一個重量級人物,關心全球經濟的本港讀者,都有興趣跟進他的言論。博客是用英文寫的,兼且有點技術性,本地傳媒需要將其簡化再譯成中文報道。

不過,這類「經濟簡譯」未必可信。最近就有「公信力第一」的本地傳媒鬧出笑話,將耶倫(聯儲局現任主席)或會在下半年加息的聲明,寫成「今年至少加息一次」,把有點玄的空話譯成驚天動地的實話。

伯南克的博客文章經過這種「創造性翻譯」,又將會變成甚麼樣子?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