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如何反轉經濟政治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科技如何反轉經濟政治

2015年04月09日

早前讀過一則新聞,說打從Uber普及以來,美國紐約市的士司機的收入未見大幅下降,但的士牌照價格卻大跌兩成。

跟香港一樣,紐約市的士牌照數量有政府管制,價值連城,最近的價格約為600萬港元(與香港今天的士牌的價格相若)。
的士是「獨市生意」,能賺取因政府管制而來的壟斷收入,的士牌照價格反映的,正是預期壟斷收入的折現值。

舉個例子,每年從一張的士牌照,可得到30萬元的淨收入,以5%折現,牌照今天的現值就是600萬元(即30萬除以5%)。紐約市的士牌照價格插水,預示着的是未來的壟斷能力,受到Uber等的新對手威脅,收入前景大為不妙 。

的士牌照價格在香港未見下跌,可能是Uber現時在香港只是以call台的形式服務,提供多一個平台讓的士司機跟顧客聯繫,而非在美國不少地方實行的「人人可以做司機」模式。

牌照價格至今屹立不倒,反映着香港的士的壟斷地位,仍然相當穩健。
想多了解香港的士行業的利益分布,可到網上搜尋本報作者Henryporter一篇寫得精彩的《的士經濟學》。

從Uber到昨日《免費早餐》另一作者徐家健,在本欄提到的GoGoVan,都是所謂分享經濟(sharing economy)的例子:利用資訊科技,將投閒置散的資源(空的士、空貨車,甚至空屋)分配給有需求的消費者,既可中以提高市場運作的效率,中間人也可以賺取服務費用。

至於分享經濟可以從兩個角度分析。單從市場的角度看,有新科技或新經營手法降低成本、提高產品質素,得益的當然是消費者。多了競爭,既有的供應商其利益就可能受損,甚至被淘汰。
不過,市場的運作離不開政治。在新科技帶來的競爭下受損的商人,不會白白讓對手搶走一己的利益。

在市場上敵不過對手,就要想辦法透過政府獨家享有的管制力量,打壓競爭對手的發展,為自己尋求生存空間。

政治遊說,解釋了Uber在世界各地所面對的監管威脅,亦解釋了為何Uber一直在花費大量資源,跟政客打交道了。

在美國為一般市民短期出租空屋空房的Airbnb,亦受到酒店業群起反對,雙方大灑金錢聘請政治說客,就是希望政府官員的立場,可向自己有利的一方傾斜。

市場上在買賣,政治市場上也在買賣,分享經濟的發展規模於是由消費者、生產商、政客官員共同決定。

科技影響市場,市場又捲入政治。先分析誰受益、誰受損,再推測各方的政治行動,經濟學者觀察世事的方法既有趣又黑暗。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周五刊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