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舊立新的創新之道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破舊立新的創新之道

2015年05月08日

1845年,法國人Frédéric Bastiat寫了一封公開信予法國國會。

在這封公開信中,Bastiat「投訴」說法國所有與照明有關的行業都被一所「外來公司」搶去大量生意,這「外來公司」生產的照明產品不但品質很高,兼且成本和價格也相當低,所以當它的照明產品在法國市場面世時,差不多所有需要照明產品的顧客都會光顧它。

他寫這封公開信正是要為那些被搶生意兼咬牙切齒的蠟燭、街燈和所有與照明有關行業的法國工人請命,建議法國實行保護主義,踢走這些「外來公司」

這間所謂的「外來公司」其實是大家差不多每天都會見到的太陽伯伯

Bastiat的這篇諷刺性文章當然十分荒謬。不過,為保住行業內的壟斷地位而出盡招數其實只是利之所在。不同行業的龍頭大佬所用招數的不同分別,只在於沒有政策保護的便需靠創新維持行內領導地位,而「受保護」的企業便「外判」這工作予政府。最近看到新聞說廣州的Uber因「涉嫌組織黑車進行非法經營」而被廣州市公安、工商、交通等部門查處。另外,香港立法會航運交通界代表易志明議員向張炳良局長指控市面上的打的Apps「掩飾違法行為,當局會否檢討現行法例,以堵塞漏洞」。

經濟學者大多不認為市場是萬能的,我們更不是盲目反對政府干預的。在以往訊息不發達的年代,乘客對街上的士司機的質素只能估估下,對街上路面情況(如那裡塞車、截車時間地點的需求供應等)更可能是如墮五里霧中,如果每次乘客與司機都因情況互相議價,這樣的市場交易成本可能是天文數字,當時政府對的士業實施司機考牌和價格的相關管制實是無可厚非。

時移世易,今日資訊科技十分發達,訊息不對稱的情況可經由科技大為改善。網站或應用程式可為面目模糊之的士司機進行評分(或者由乘客自己對司機大佬們評頭論足),相關的電腦程式更可以因應路面情況和需求供應自行調節車資。換言之,當時監管的理據大多已不適用於現今社會,而現在監管的背後多是利益集團與政府部門之的尋租角力。

不少研究都指出,很多劃時代的創新都是由Start-up搞出來的。政府過分保護行業的壟斷,只會有礙「創造性破壞」(creative destruction)的技術更替。經濟學者D. McCloskey便指出,這種破舊立新對人類福祉的重要性:

People had to start liking “creative destruction,” the new idea that replaces the old. It’s like music. A new band gets a new idea in rock music,and replaces the old if enough people freely adopt the new. If the old music is thought to be worse, it is “destroyed” by the creativity. In the same way,electric lights “destroyed” kerosene lamps,and computers “destroyed” typewriters.To our good.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