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的地方智慧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UBER的地方智慧
2015年06月03日

不只一個朋友最近向我提及Uber。有朋友用了Uber Black坐豪華轎車;有透過Uber Van電召客貨車接載一家大細(連同BB車這件「貨物」),亦有不少朋友投訴用Uber Taxi未能在附近召喚的士。為何突然間有這麼多人談論或使用Uber呢?原因之一是Uber最近推出不少優惠,希望可以吸引更多人使用Uber的Apps。

Uber的宣傳以至營運策略一向進取。Uber於6年前在三藩市創立,幾年間席捲全球,最近一年進駐香港。Uber的成功在於它背後的sharing economy概念革命性地改變交通物流的傳統模式,與之伴隨是對固有公共交通模式(尤其是受管制的士業)的破壞及所遇到的激烈反抗。Uber營商策略進取可從它在美國各州進行大量遊說工作,目的在推動相關法例修改,來配合業務發展可見一斑。

說過了,新科技有好有壞。

要成為好的新科技,除創意外,「以人為本」(即普通人也容易學懂)及擁有地方智慧都十分重要。欄友徐家健談及電子車Tesla話事人Elon Musk這位真人版Iron Man及那位真正大發明家Tesla,雖然後者發明無數,但最後卻冇人知曉,前者無發明過甚麼,但卻成功把很多新科技帶到市場。

Uber在香港前景如何,要視乎其商業策略是否具地方智慧。我曾說過,雖然香港的士數目多年維持在約1.8萬部,但香港的士服務收費在「國際標準」中不算十分高,加上公交網絡十分發達,Uber Taxi要在香港成功不無困難。香港的Uber最近集中全力發展的Uber Black,及全球首創的Uber Van卻似是企圖因應香港市場的獨特處而制定的商業策略。一般港人都貪小便宜,以大減價作宣傳是否一定有效?這又未必。最近有用過Uber Black的朋友指,司機向他投訴減價後「冇肉食」,因叫車的人沒有增加很多,但每張單收入卻少了一大截,最終得不償失,不少行家更因此「熄機」罷工抗議云云。要知道一般香港人可能貪小便宜,但會用Uber Black的人卻很多都不是普通的港人,他們大部分是家住港島的專業人士。換言之Uber Black的需求彈性不會很高,減價於是不但未能促銷,總收入反而會下跌。

大家要明白Uber是一個串聯乘客與司機的商業平台,由於網絡效應(network effects)的存在,平台雙方各自的網絡大小對Uber的成功都很重要。減價無疑有助吸引一些乘客試用Uber,但除非Uber直接補貼司機們的損失,否則當司機在減價後大量流失,乘客因此很難透過Uber叫車的時候,Uber可能得不償失。

作者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