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只險中求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富貴不只險中求
2015年07月14日

近日中港股市大上大落,恒指一度跌近二千點收市,雖然距離香港歷史頭幾位跌幅尚遠(如87股災),但已嚇怕早排炒得好高興的股民。我這個無港股在身的好事之徒,看着股票網頁上數字,聽到香港財金官員例牌「小心波幅」的溫馨提示,想起一個既學術又實際的問題:波幅和回報,到底有沒有關係?

「風險高回報高」是傳統智慧:投資者一般不喜歡波幅,喜歡細水長流的股票。不喜歡波幅,可以是天性使然,也可以有實際原因:股價插水時碰啱等錢使,點算?除非預期回報夠高,否則不願意沾手表現如過山車的股票。同理,股市整體上落大時,投資者要預期回報夠吸引才肯入市。大家留意,「風險高回報高」指的是預期回報,非最後實際發生的回報。實際回報受未來太多預計不了的因素影響,跟預期回報必有偏差。

舉例原本港股料由26,000點逐步升至28,000點,但港股波幅突增,投資者不喜冒險,經濟前景再好也打折扣,恒指由26,000點跌至23,000點。下跌了的指數,大家預期慢慢回復常態,終到達28,000點水平。由23,000點到28,000點間的巨大增幅,就是因波幅而起可觀的預期回報。相反,倘港股波幅突降,變得穩陣起來,正合投資者喜好,折扣打少些,由26,000點升至27,000點。上升了的指數,大家又預期慢慢升到28,000點。由27,000點到28,000點的增幅少得多,預期回報低是波幅下降之故也。

這套「富貴險中求」理論,稱為「波幅回饋」(volatility feedback),描述波幅如何影響回報,而回報轉頭又影響波幅的雙向關係,在金融學有幾十年歷史。理論頗有實證支持,但非一面倒,因驗證要作好一些統計上的假設。富貴或能在險中求,但肯定可從政府管制中去找。徐家健上周四《創科第二難——兼與葉劉淑儀商榷》一文,提及在反call車apps行動中「從未露面嘅的士牌持有人」,原來並不正確。在本月7日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上,確有的士牌持有人露面發言(可到網上找立法會youtube看)。政府管制下的士牌價以百萬元計,徐家健是低估持牌人據「利」力爭之心。有趣的是會議上代表創科行業人士寥寥可數,給的士業的動員能力比下去。何解?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