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教師常額制到知識分子反資本主義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從教師常額制到知識分子反資本主義
2015年07月27日
上周好友Henryporter在《am觀察》論常額制能否拯救準教師時,似「鐵飯碗」的常額制由來是當公立或資助學校不夠靈活調整教師待遇,與私人機構競爭,唯有以較穩定工作環境招徠。我要問只為與私人機構爭人才,學校何不簡單高薪招聘?
欄友曾國平在本欄談知識分子較普羅市民對資本主義不滿時引用哲學家Robert Nozick解釋知識分子反資本主義,反的是跟學校制度不同的競爭準則。我又要問跟資本主義有別,學校制度的競爭準則難道與社會主義相同?
從教師常額制到知識分子反資本主義看似不同問題,我認為有同一經濟解釋。外間多以為大學鐵飯碗是保障教師尋真相說真話天職。但張五常師父艾智仁上世紀曾問:同要尋真相說真話的新聞工作者為何冇鐵飯碗呢?分析大學教授的鐵飯碗——終生僱用合約(tenure),他認為要從產權角度出發。大學以非牟利機構居多,既非私產,盈利是無主孤魂,大學賺到盡大學高層袋唔走。倒轉看,非私產令大學管理層賺取非金錢收入成本大跌。在自私假設及需求定律約束下,大學做的重要決定較易受管理層個人喜好改變而朝令夕改。加上一朝天子一朝臣顧慮,增加大學教師對鐵飯碗需求。供應方面,錢袋唔走的大學高層給予教師鐵飯碗制度成本亦較在私人機構低。有求亦有供,大學鐵飯碗應運而生。
經濟解釋利害之處是推論易被驗證。半世紀前的推論,鐵飯碗在私人牟利學校較少見(香港私立大專及補習天王有鐵飯碗嗎?),即使同一學院自負盈虧的課程亦傾向聘用合約教師(如今個暑期我在港大教的碩士課程)。把艾智仁對大學教師鐵飯碗分析應用在公立或資助中小學校,合約制真正令人擔心的是當教師供過於求,合約老師去留變成學校辦公室政治角力。
學校非私產令非金錢收入成本下降,亦解釋打學校工的知識分子何解傾向支持大政府。有tenure的教師除有就業保障,亦有不少其他非金錢收入(如知識分子光環、假期多工時短、教學研究自主等)。我當年捨薪高ibank工取大學教席,就是貪這些非金錢收入。邊際上,ibank工與大學教席同吸引。不要忘記政府徵稅只針對金錢收入,加稅對打辛苦工的比打風流工的入肉。享受知識分子光環的大學教授支持大政府是因光環等非金錢收入是免稅的啊。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