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的國師病

免費早餐 - 渾水
經濟學家的國師病
2015年08月12日

公共知識分子潛在都有一種自大心理,那很易理解,自覺書讀得比人多,自以為無所不知。這種自大心理嚴重起上來,可以稱之為「國師病」,因為知識分子對自己的過分自信,自以為自己的「諫言」可以影響社會、引導輿論,甚至為統治者所接納。

這種「國師病」在經濟學者身上尤其嚴重,因經濟學是解釋力強的工具,涉及範疇也很廣。由金融、環保、公共政策、行業研究,小至Uber等不同領域都可運用經濟學智慧,也可結合其他人文學科輔以分析。厲害程度就好像逍遙派的小無相功,正因為應用範圍如此廣,自以為通天曉就暗生自大。張五常人很厲害,所以文氣狂妄,討論新勞動合同法向北京多次諫言是一例。又或者好像Paul Krugman,有諾貝爾獎的學者光環,事事評論事事關心,又愛找人挑機打泥漿摔角,恃才放曠又肯放下身段,咁梗係吹你唔脹啦。

除了自大,「國師病」的另一病徵是離地,因為長居象牙塔,所以不問世事,戴厚厚的有色眼鏡審時度勢。我認為這也是香港的經濟學者不太受歡迎的部分原因,我認識的經濟學者偶有如Kevin入世和剛烈,但多數都帶有溫文儒雅的書生氣質。只是因為香港搬出枱面的主流經濟學者尸位素餐,胡說八道,所以促成先入為主的壞印象。這是壞印象是externality,是標籤,連累其他經濟學者。

最近知名經濟學者有感愛妻被辱,勸學生不要謾罵,自己就倒頭罵人小混蛋;勸人不要破壞法治,倒頭就自以為凌駕法治,叫人坐牢一天。文章風度有欠尚是其次,邏輯狗屁不通才是重點,說這文出自學者之手真是貽笑大方。子曰:「幼而不孫弟,長而無述焉。」剛好非常配合現在上一代baby boomer的境況,最精警還是下一句:「老而不死是為賊。」那不是我說的,而是孔子發明。意思如何就自行演繹了。

鄭板橋說:「我為東道主,不作奴才文章。」我明白有自己理念,為自己既得利益說話無可厚非,做奴才是不要緊,為奴但起碼有才嘛。但香港很多人卻如水滸傳所說:「你這與奴才做奴才的奴才!」,做奴才還可辯說各為其主,淪落到做奴才的奴才,那就有點可悲。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