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積極干預,蠢材!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這是積極干預,蠢材!
2015年08月24日

想學習用經濟學分析香港的士業,不要錯過張五常1984年的《的士的問題》;想認識的士業半個世紀的經濟史,更不要錯過大教授徒弟Chris Hall1996年的《不確定之手:香港的士及投牌》。港大金融經濟學院的傳統智慧,的士行業的基本專利權由政府而非持牌人操控,政府再管車費低於市價後果,是司機以無禮及拒載等非價格準則揀客,64年至77年期間政策不確定使牌價大上大落,77年至84年期間投牌更是有輸冇贏,牌價向上是84年後的事。那些年,地鐵西港島線還未通車,分析的士業的評論不會去錯下一站「堅離地」。

離地謬論一:車牌被資本商人壟斷之後成為專利事業。
壟斷啲咩?的士大王壟斷的士業?的士大王得幾百個的士牌,壟斷有萬幾個牌嘅的士業咁神奇?的士壟斷公共運輸系統?大巴小巴地鐵電車,唔係統統未搭過呀嘩?政府積極干預之錯,是以為透過有形之手加快地鐵網絡發展可減少的士需求,但過去幾年的士牌價(尤其新界的士)因遊客增加兼息口低而急升,證明政府估錯數。今日牌主反Uber,跟當年負資產反「八萬五」分別是牌主反應較快。

離地謬論二:的士市場不開放,牌主靠壟斷地位得到壟斷租金。

的士牌市場開放程度一直跟樓市差不多,你想賺甚麼壟斷租金,去買個的士牌冇人阻你發達。即使政府自94年起便沒增發的士牌,這不代表牌價之後有升冇跌。九十年代的士大王李超凡遇上亞洲金融風暴,牌價由三百幾萬元高位跌剩一半,的士大王99年宣布破產。說好了的壟斷租金呢?仇富的人皆善忘。
離地謬論三:的士牌照數目嚴重不足。

不談價格我不知甚麼叫數目不足。八折的在沙士蔓延時冒起,需求大跌管制收費沒有跟隨下調,的士牌太多了。但之後經濟復甦遊客屢創新高,管制收費大幅落後市價,司機揀客靠無禮拒載是必然後果。的士牌照數目太多或太少,僵化的管制收費難辭其咎。

離地謬論四:只有引入競爭服務質素要才會提升。

把的士起錶加至200元,我保證人等車變車等人,司機無禮拒載亦會減少。相反,美國航空業七十年代引入競爭,除了令機票價格下調,亦導致一般航班服務質素下降,但這下降是回應大部分買平價機票乘客的需求。強調的士霸權阻發牌的士司機服務差係易入屋,但這樣做能成功爭取到的只會是政府引入豪華的士。

記住,這不是Uber與的士霸權之戰,這是無形之手與有形之手之爭。積極干預今日在運輸業盡處下風,不是因為Uber間接提供了豪華的服務,而是因為互聯網手機技術容許私企解決了政府多年來解決下了的問題:以靈活的價格變動迅速平衡供求,以可靠的服務評分減低消費者搜尋成本,以強大的計算功能為乘客有效安排共乘。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