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強積金對沖的超技術爭議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取消強積金對沖的超技術爭議
2015年09月21日
半年前,在本欄解釋取消強積金(MPF)對沖為何等於打工仔供款加碼。半年後,反對取消對沖的張宇人說:「強積金只是退休保障的其中一部分,僱主不可以照顧員工一世,工會要求取消對沖,是將僱主凌遲處死,正確的做法是降低強積金管理費。」支持取消對沖的李卓人話:「梁振英在競選政綱提出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當時商界選委無人反對,反映已取得僱主授權,如果現時又因商界反對而不落實,對打工仔不公道。政府現時放風,是想沖淡社會對全民退休保障的討論。」拙作之影響石沉大海證據確鑿。

一直以為這是經濟學低技術邏輯:短期廠房機器投資覆水難收,資本供應彈性低。長期而言,資本家撤資會大大方方的走,資本供應彈性高。於是抽資本稅對資本家來說,短期效果是「七輸八,冇辦法」,但長期效果卻是「八輸九,搵路走」。經濟學101有教的稅負歸宿(tax incidence)能夠被資本家乾坤大挪移,關鍵是市場上的價與量都會隨資本稅調整。

同樣邏輯應用在取消強積金對沖超技術爭議,取消對沖短期後果視乎政策有否追溯力。有追溯力,與打劫僱主分別不大。冇追溯力的話,遇上經濟放緩容易觸發裁員潮。長遠取消對沖與迫僱員增加5%供款毫無分別。勞工需求彈性夠,大部分供款始終由僱員負擔。即使你有張良計迫僱主全數支付10%供款,市場永遠有過牆梯,藉工資增長放緩,甚至減薪把大部分供款負擔轉嫁給僱員。理論如此,實際效果如何?

其他地方研究顯示,不論表面是僱主還是僱員供款,每10%退休金總供款,至少逾6%由僱員承擔,亦有差不多全由僱員承擔例子。取消對沖機制,增5%僱主供款後,當中逾3%由僱員埋單不出奇,即使僱主負擔小部分供款,當中一部分藉產品加價最終轉嫁給消費者。香港實際情況,勞工愈易被取代,勞工需求彈性便愈高(如連鎖快餐店以自助點餐機取代人手),市場產品愈易被取代、相關勞工的需求彈性也愈高(如自己煮可取代出街食、內地網購取代本土街舖等) 。
換句話,本地勞工愈易被本地資本或外地甚至非市場資本及勞工取代,由本地打工仔承擔的強積金供款比例便愈高。自己的強積金自己供又有甚麼問題呢?強積金回報高、基金管理費低的話是沒有大問題的。但在強積金管理費未降至合理市場水平前取消對沖,卻是搵打工仔笨。當政客成功爭取公道地搵齊僱主僱員笨,到時連監管機構官僚整個MPF行業被養得更肥更臃腫,想爭取全民退保才難上加難。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