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哥無欠過大陸

免費早餐 - 渾水
誠哥無欠過大陸
2015年09月23日

誠哥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誠哥做生意是公認超然,而其商業王國重心轉移也昭然若揭。他的商業舉動刺激了內地官媒寫了篇《別讓李嘉誠跑了》公然開火,之後又《斯人已去不必挽留》。你懂的,內地官媒的口吻訓練,是政治鬥爭中練出來的。凡事一去到政治,我頭又痛了。

很多人覺得誠哥欠了香港人,這真是見仁見智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誠哥多年捐錢返去,災難時又捐錢,真的沒有欠過大陸半點。誠哥起家的時候,我或者我老竇都仲係一條蟲,只能參考翻查的歷史資料。誠哥其中一個發跡的大轉捩點,是透過長江實業向香港上海滙豐銀行購入英資第二大洋行、市值約60億元的和記黃埔22.4%股權。
誠哥起家是剛好撞正中英為香港主權問題的談判時期,當時又遇上作風開明的滙豐大班沈弼,這單協助建立誠哥商業王國的世紀大刁就是由沈弼促成。
說沈弼開明固然是讚美,不過,這也是歷史的巧妙安排。因為香港統治的潛在或公平的原則是港人治港,所以中英勢力都想拉攏一些「純」香港人,好像誠哥這些有潛質的大企業家自然是瑰寶,兩方人馬都會想多多親近,這也是國際政治和商業上考慮。唉,又頭痛了。

誠哥入主和黃有人覺得作價太平,我自己也覺得是,不過,這個合作也許是有長遠利益關係的。你看現在誠哥幾多資產、業務都在英國。大概這次合作雙方都滿意,之後也開了方便之門,誠哥和英國更易在之後有商業來往。

若以事論事,話誠哥的商業帝國有英國人幫了一把是說得通的,香港人有幫了誠哥也說得通。至於大陸中資那個時候尚在醞釀改革開放,幫了甚麼出了甚麼力,則不得而知,所以誠哥沒有欠了大陸。
有時政治時勢和商業真係好掛鈎。未回歸之前,是怡和、太古、滙豐英資的天下。怡和在回歸後已變低調,也在香港delisted,只剩下cash flow類的業務;太古也低調,滙豐近年忙著應付美國的那些爛罰款,已元氣大傷了。港資在香港也活躍了一陣子,不過,時代巨輪不會停下了,我自己也驚訝咁快又玩完啦,取而代之就是中資企業,不論金融、地產都是。至於我們這一代,就注定活在國際政治角力以及時代交替的漩渦之中。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