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金對沖機制簡單經濟學

曾國平 經濟3.0
積金對沖機制簡單經濟學

立法會議員揚言要拚個「你死我活」,反對「深水炸彈」,更指「送幾條繩上吊死快啲」。慷慨激昂,當然不是要爭取什麼民主,也無關創科局拉布,而是商界反對盛傳將在明年《施政報告》提出的取消強積金對沖。經民聯代表認為,政府推行一項又一項要僱主「埋單」的政策,只會削弱競爭力,增加整體營運開支打擊中小企。另一資方代表張宇人指消息傳出後,業界「已經幾晚瞓唔着」,批評政府失信。勞方和社福機構則歡迎取消對沖,認為資方一直在「蠶食」勞工的退休保障,對打工仔女絕不公平。

欄友徐家健今年在友報已就強積金對沖問題寫過兩篇文章,直認文章石沉大海,對輿論的影響力近乎零。近乎零,也許是經濟觀點簡單得有點難以置信;近乎零,也許是我們怕一個題材寫完又寫悶死人,沒有耐力唔明講到大家明。今日我不厭其煩,再為大家解釋強積金對沖的簡單經濟學。

誰人真正付鈔

小孩要求加零用錢,由每月1000元增加至每月1500元。身為「資方」的家長,如何應付小孩的要求?加錢沒有問題,但原來由家長負責的支出(如車資),從今開始要由小孩「用者自付」。小孩的零用錢,計落其實沒有加過。這個例子說明的,是表面上誰付鈔誰收錢是一回事,實際上誰付鈔誰收錢卻是另一回事。

以強積金為例,表面上僱主僱員各出5%,看起來是「公平」夾份的做法,但實際上錢從何來,從來取決於供(僱員)求(僱主)的彈性。容易被取代、議價能力低的僱員,雖然表面上有僱主百分之五的貢獻,但僱主見員工沒有牙力,大可從其工資中扣取百分之五補數。員工值得保留,百分之十的供款中僱主又會參與多一些,透過增加工資減輕僱員的負擔。只要工資、價格能靈活變動,表面上僱員供款百分之十又好、僱主供款百分之十又好、像現在的一半一半又好,實際上沒有分別。

同理,取消對沖的結果,短期內僱主的支出當然會增加,但對新聘請的僱員來說,由於僱主既要支付準備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同時又要繼續為強積金供款5%,僱主要化解這個「劫數」,只要為僱員減薪或為產品加價即可。

僱員減薪加上僱主不能對沖的供款,正如徐家健所說,其實是變相強迫僱員供更多的強積金。假設改革沒有追溯力,短期內,受損最大的是僱員較年輕兼不易取替的公司,對僱員流動性高、技術要求較低的公司的影響較低。長期來說,僱主可藉解僱重新立約減薪,將部分或所有的負擔轉嫁到僱員之上。

取消對沖,短期內僱主吊頸有一點的道理,但對僱員有利則說不通。既然強積金回報低手續費又高,再供多點對僱員何利之有?

試驗改革機會

講開強積金回報低,其實我剛才一句「實際上沒有分別」並不完全正確。何解?在資金半自由行的安排下,僱主自己選擇受託人,表現再差僱員都不得更改,只有僱員供款的部分可以一年轉一次。

我跟黃健明博士有一項有關強積金的實證研究,發現在2012年政府推出半自由行以後,基金表現有明顯改善,而改善原因之一是基金收費比例下降。

僱員有得揀的競爭之下,東家不買買西家,基金表現或有所改善,但更有可能的,是受託人不能再將高昂的行政費用轉嫁到僱員身上,惟有自己「硬食」一部分。

由一成不變的僱主供款還是由有選擇權的僱員供款,在基金表現上大有分別。既然取消對沖是變相由僱員供多啲,何不簡單直接減低甚至取消僱主的供款部分?強積金的原意,是強制僱員儲蓄,但在現今的制度之下,儲蓄只有一半是僱員自己選擇,沒有選擇的另一半,重視的未必是受託人的往績,更重要的往往是僱主的方便或其他着數。

選擇有限而回報低,僱主又管僱員又管的積金局又為制度加添更多的行政費用,結果是僱主和僱員的工作成果都因制度而蒸發了一截。

我支持取消強積金對沖,但同時支持減低僱主的供款比例。此舉既能減輕短期內對僱主的衝擊,亦有機會透過「大半自由行」去改善強積金的表現,對表面上蝕了底的僱員實際上有利。

若減少僱主供款有此好效果,下一步就要考慮僱員的理想供款比例為何,應否維持在5%。這都是改革強積金制度的好開始。

建議背後的經濟學道理雖然簡單,但要面對的政治阻力則非常巨大。畢竟表面上的數字比實際上的效果,往往更能觸動人心。

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副教授、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