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洗碗萬二蚊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一月洗碗萬二蚊
2015年11月02日
半年後,財爺在他的網誌與市民分享他從一班經營中小企朋友得到的第一手市場資訊:「有餐廳老闆說,現在於市區核心地段請一個洗碗工,月薪一萬二千元,若以時薪計算,已高出最低工資一段距離,但即使『重賞』亦不代表有人肯做,肯做的熟手技工普遍較為年長,是『請一個少一個』。」對此,財爺喜見市場對低技術勞動工種需求龐大令基層收入改善之餘,卻擔心人工成本上漲會加重商人經營壓力。
不認還須認,我是間中有留意財爺網誌的。然而,我更多會看到朋友Henryporter在面書留言。對經濟學有點天份的Henry回應財爺話,員工薪酬由市場決定,請得你當然有利可圖。理論上,Henry冇錯。實際上,財爺亦對。但兩人似乎忘記了價格理論中最最最基本的一個法則——當見到市場價格上升時,我們首先要問:究竟是需求增加,還是供應減少?

半年前,原來政府把最低工資上調至每小時32.5元。是的,以時薪計算,月薪萬二蚊高出最低工資一段距離。但財爺有所不知的是,愈來愈多研究顯示,最低工資除直接影響原來掙少於最低工資的打工仔,還有「漣漪效應」(ripple effect),間接影響賺多過最低工資的其他工人。所謂「漣漪效應」,其實是供求在一般均衡下對最低工資作出調整後果。最低工資32.5元,傳統分析是生產力不夠32.5元的工人會在競爭下被生產力高於32.5元的工人取代。以保安員為例,反正要付同一工資不如請個後生的,是老生常談。最低工資於是增加了低技術但年輕力壯的勞動力需求,而這些勞動力的生產力,一般是高於最低工資水平的。另一個非傳統分析名堂嚇人,叫「補償性工資差異」(compensating differential)。簡單講,保安員與洗碗工同是低技術勞工,但洗碗工收入比保安員高,皆因要補償前者在廚房較差的環境工作。假設保安員及洗碗工的時薪分別是30元和35元,市場反映低技術工人要額外5元來補償在廚房工作。當最低工資把保安員的時薪提升至32.5元,面對只2.5元的溢價低技術工人,紛紛選擇舒舒服服做保安。最低工資於是減少了洗碗工的供應,餐廳老闆唯有靠重賞才能留住洗碗工。

生意好,餐廳增加對洗碗工的需求,老闆與工人皆大歡喜。但生意如常,餐廳卻因洗碗工供應下降而要加人工,老闆可圖之利只會愈來愈少。從供應角度看,最低工資使員工薪酬不單純由市場決定,財爺要關心的其實亦不應只是市場需求轉變。師傅教落,分析政策供應往往比需求重要。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中文大學經濟系訪問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