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自負:官僚主義打壓Uber的錯誤

2015年12月8日
徐家健 經濟3.0
致命的自負:官僚主義打壓Uber的錯誤
當的士業界聯同政府密鑼緊鼓籌備最快明年第三季以豪華的士服務迎戰Uber(優步)帶來的衝擊,Uber上星期已推出平民版電召車服務UberX益街坊。由貴到平,可以預料Uber在香港之後會再推出UberPool或UberCommute等更經濟更環保的共乘服務。由始至今,Uber點只係召豪華車手機程式咁簡單?
說過了,這不是Uber與的士霸權之戰,而是無形之手與有形之手之爭。積極干預今日在運輸業盡處下風,不是因為Uber間接提供了豪華的士服務,而是由於互聯網手機技術容許私企解決了政府多年來的問題:以靈活價格安排迅速平衡供求,以可靠服務評分減低司機與乘客的搜尋成本,以強大計算功能為乘客有效安排共乘。從業界開發自家召車手機程式,到政府以專營權方式推出車費較高的豪華的士服務,都是官僚主義「慢九拍」回應,還可能是搞出人命的回應。
UberX增加供應彈性
的士業規管僵化的除了其劃一收費,還有本身的發牌制度,兩者都大大減低的士的供應彈性。當的士供應彈性低,在需求增加而車費追不上市價的情況下,得到的服務只有每況愈下。
UberX的車款較原來的UberBLACK平民化,收費亦比較親民:10元起錶,每公里6元,每分鐘1元,最低消費為30元。剛推出時,因車輛主要由原本UberBLACK車隊分拆出來,難免有供應數量不足的情況,因而對候車時間有所影響。但長遠來說,容納更多車款加入車隊有望提升系統的網路效應(network effect),吸引更多注重價錢的乘客之餘,亦方便以後推出UberPool或UberCommute等共乘服務。
推出UberX,除了為Uber車隊增加供應,亦會增加車隊的供應彈性。著名美國經濟學者Alan Krueger有份參與的研究發現,相比傳統的士司機, Uber司機的年齡及教育水平更接近一般打工仔的。換言之,Uber司機較的士司機年紀輕、學歷高。年紀輕、學歷高的司機為乘客提供服務,非一般豪華的士可比。能夠吸引這些Uber司機,亦非靠官僚思維想出來的《個人化運輸服務》兩年制認可文憑課程。原來不論全職或兼職,當Uber司機的時薪都十分穩定。時薪穩定,加上工時有彈性,因此吸引了不少「素人」參與。數據還顯示,UberBLACK司機當中有29%每周當司機的時間在15小時以下,而UberX司機的相關數字更是55%。超過一半UberX司機是兼職司機,原因是工時夠彈性,結果是Uber車隊的供應亦更具彈性。
UberX減少醉駕意外
兼職司機的好處除了提高供應彈性外,亦環保地善用投閒置散的寶貴資源。政府等反Uber的官僚主義卻會質疑:「道路使用者的安全至為重要,政府亦會繼續採取必要的執法行動,以保障乘客。」兼職司機不夠專業,會威脅道路使用者的安全嗎?
另一份由Temple University兩位學者進行的研究指出,Uber進入市場後因醉駕導致的交通意外死亡數字不升反跌。更有趣的發現是,明顯減少醉駕死亡數字的並非豪華嘅UberBLACK,而是平民嘅UberX。UberX有效減少致命醉駕的經濟邏輯不難理解,UberBLACK在美國的收費較的士貴兩至三成,而相反UberX則較的士平兩至三成。當醉駕出意外的司機一般對車費敏感,飲多兩杯轉做乘客命都長啲。研究指出,UberX在加州把醉駕導致的交通意外死亡數字降低3.6%至5.6%。
The Fatal Conceit: The Errors of Socialism是海耶克晚年時對社會主義的終極批判。政府規管下,每逢深夜蘭桂坊等飲酒消遣熱點找的士有幾難,上至特首夫人也應該十分清楚。致命的自負:假如香港政府與的士業界繼續自以為是地聯手打壓Uber等科技網絡公司,不但做了損害經濟的主謀,更會成為致命醉駕的幫兇。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中文大學經濟系訪問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


Top